主页 > J汇生活 >「告别诚品」之后的反思:不是企业太无良,而是对手太无常 >

「告别诚品」之后的反思:不是企业太无良,而是对手太无常

时间:2020-06-11 来源: J汇生活 点赞: 604

作者:夏言之(广告人、企划人、翻译人,从传统广告公司打滚到网路广告界,再跨足企划及使用者经验领域,翻译是兴趣。现为自由作家)

看见朋友们纷纷贴出告别诚品声明,而我知道,他们是曾经那幺地爱这家书店,我不禁思考:是否台湾人太爱诚品了,以致于无法容忍它有一丝一毫的政治不正确?而我们无能无感的政府是否让我们太挫折、太愤怒了,以至于把矛头转向了其他地方?为什幺我们要求一家书店要有国格?诚品是否真的箝制言论自由、十恶不赦?这几个问题在心中萦绕不去,因此提出几点和大家讨论:

一、关于言论自由

我在网路上找到诚品员工必须签署的该条

其实任何公司都会限制员工针对「公司事务」发言的权利,公司有公司政策,个人自然不能以自己的意见为公司意见。当然,若公司连个人言论自由都干涉,的确是侵犯了人权,然而目前这个个案只停留在「推论」的阶段。

「告别诚品」之后的反思:不是企业太无良,而是对手太无常

而若在异地,牵扯的範围又更複杂。 就拿最近被封锁的LINE来说,合法进入中国推广、且与中国企业合作(奇虎360、豌豆荚)、洒了不少行销预算,还是说封就封。试问,你有一个企业,现在要进驻的这个国家,可能抓住你的小辫子、逮捕员工、恶性检查厂区、将你封杀出局,你会怎怎幺做?在这种状况下,当然先保护好自己啊!我所知道的知名企业,只要在中国设厂或办公室,员工都必须签署类似条款。不是企业太无良,而是对手太无常。

二、关于下架

关于香港诚品被令下架相关敏感书籍一事,现时依然还有许多政治敏感的书籍仍在架上,长期观察社会的香港作家马家辉,也认为别急着论断。

再者,各国有各国的规範,网友Mirror Su说:「在他国境内的政策我们无法控管,因为我相信如果诚品在阿拉伯国家开的话,有很多东西也是会被下架的。」是啊,那是另一个国家的政策,每个进入中国市场的企业都受其规範。

有人可能会说,那就有骨气的拒绝这个市场啊!这一点,除了想指出企业的确有决定其发展方向之外,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:日后中国的输出势必源源而来,而我们是否能够输出些什幺,从基层改变中国人民对台湾、对民主的看法?

其实中国有不少民众,是嚮往民主的,但碍于政治形式无法大鸣大放。若可以让更多人了解民主的世界,也许有机会从基础产生质变。我不知道诚品未来选书的打算,但我在诚品看到介绍被中国封锁的网路词彙,也看到教人理性思考、质疑权威的书。也许一些树大招风大的书会被勒令下架,但总有一些意识型态可以被包含在其中、慢慢改变一些想法的。

总而言之,就目前的证据来看,诚品要求员工签署的条文,是企业中颇为正常的营运条例;下架风波还可从长观察;至于赶走带猫街友的警卫,不知是否有人记下该名警卫的姓名,向诚品投诉?这件事情的确不友善,但扯上整间企业,也似乎有些武断。

希望你也跟我一起思考一下以上这些问题的可能性。一间企业自有其发展决定,它不是一个国家的外交部;而其被指责的事件,似乎有些被火上浇油了。当然,若你思考过后,仍觉得要抵制,当然也请便,但我更希望大家把焦点放在真正应该坚持国格、负起政治责任的政府身上。

后记

这篇文章跟我许多朋友的论点都不相同,让我想起一个故事,你看过电影《吹动大麦的风》吗?讲述苏格兰一对原本志同道合的革命亲兄弟,在取得阶段性的进展后,因为哥哥决定「片面合作、从长计议」、弟弟坚持「革命到底」,最终意见分歧而成为敌人,最后哥哥甚至不得不判弟弟死刑,即使他们抱持着同一个理想。

我认为台湾目前也出现这样的分歧,我们有许多不同的声音,甚至互相咆哮,但我相信,这都是因为我们太爱台湾了,我们还是站在一起的。

「告别诚品」之后的反思:不是企业太无良,而是对手太无常 Photo Credit: WING CC BY 3.0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猜你喜欢

申博太阳城_申博88|健康生活方式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利来国标老版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至尊二八杠微信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