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K生活化 >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 >

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

时间:2020-06-24 来源: K生活化 点赞: 423

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

华航空服员的罢工事件,凭藉着工会的团结、媒体上对「颜值」的颂扬、人们对「高社会地位的职业竟然也需要抗争」的讶异,逐步掀起了台湾人对于「超时劳动」的关注,邮差、医护、媒体……各种血汗行业的权益呼声随之而起。

相较之下,其他在办公室里貌似「爽吹冷气」的台湾上班族,在争取合理工时之前,却因为上下班界线已然模糊,必须先面对隐藏工时根本难以估算的问题。

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

2141 小时,台湾人年工时之长,世界第三

先来看看台湾年平均工时和世界各国的差异。这份源自台湾官方的统计数字儘管存在可被低估之处,但也足以跃上世界第三名了。

根据劳动部的《受僱员工薪资调查》,台湾劳工的年平均工时高达了 2141 小时,仅次于墨西哥(2228 小时)、哥斯大黎加(2216 小时)。至于我们的亚洲邻居,韩国在 2014 年后工时开始低于台湾(2124 小时),而日本则是早就以 1729 小时这数字甩开大家。

台湾人一年平均工作 2141 小时。但台湾在今年起已立法设立「单週 40 工时」制,一週 40 小时乘以一年 52 週,是 2080 小时,还有一段距离需要努力啊。

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

2080 小时这个数字,同时也是罗马尼亚在 2015 年的年平均工时-这已经是欧洲中工时最高的国家了,除了希腊,其他欧洲国家都低于 2000 小时 。法国、芬兰等国虽然近年总工时略微回升,但整体而言都在 1700 小时上下徘徊。欧洲国家除了平均工时大赢台湾, 对于「过劳」疾病的认定,也更关注于心理压力、多于亚洲国家聚焦的脑心血管疾病。

这份《受僱员工薪资调查》,劳动部以访问厂商为主要的资料来源,背后有没有更多没有办法被企业主计入、没有办法被官方调查所窥知的暗黑工时?2141 这个数字被低估的机率,其实很高。

上班族的屁股大,工时界线也模糊

空服员们的出勤,替他们的工时创造了比较有形可见的「起始」与「终了」,而办公室里的广大上班族,则有着 工时界线已(被责任制)模糊 的尴尬问题。

一来,打卡乍看之下是个指标,但大家知道责任制事实上让打卡几乎毫无意义-说几乎,是因为老闆还是会看你早上有没有準时进公司。

二来,办公室的雇员没有办法在离开直接服务的现场(例如餐厅里的服务生、医院里的护理师)之后,就卸下工作、远离客户。

明天要交的东西,今天就算需要工作十二小时也得做出来;客户急着要被解决的问题,到家之后也得费心照顾好,才能增加再接到下一单的机会;下班后打开通讯软体,老闆传来的讯息依然可以映入眼帘。

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

超时工作的苦衷或诱因

韩国政府在 2014 年提出要改善韩国社会 「以加班为荣,以按时下班为耻」 的职场文化,并提出了相关的工作计画。虽然成效未知,但却点出了根本问题:许多劳工并没有打算向超时工作宣战。

举例来说,许多公司并不是不存在「申请加班时数」的机制,不过即使申请了,用的起吗?即使请假了,工作就仍像俄罗斯方块一样,源源不断地从天而降。

更麻烦的是,如果不加班就没办法升迁,你要不要加班?

把好棒棒的欧美拆开来看,美国对劳动者权益的照顾其实普遍不比欧洲,还存在「薪资级别差异」的问题-- 加班不只是为了把事情做完、不只是为了捞一点芝麻大的加班费,而是这攸关职位和薪资级距的晋升。

不只有着追求功成名就文化的亚洲有这种现象,美国为了弥补各种昂贵的保费、学费、等各种社会福利没有支持的支出,也有超时工作的问题。只是他们自认的超时工作(年平均工时为 1789 小时),在台湾人眼中根本只是小菜一碟。

台湾人不敢按时下班却以加班为荣,我们怎幺了?

台湾的劳工向雇主在体制内协商的能量仍非常薄弱 ,工会组织率低,制度与法令也不利于劳工运动的发展。

但要继续讨论工时问题前,这里想先问: 我们真的能透过增加工时来提昇总生产力吗? 如果减少工时还是无法把事情做完,办公室里的决策者还可以做些什幺来协助员工?


大家都在看

相关内容

猜你喜欢

申博太阳城_申博88|健康生活方式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贵宾厅注册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18lucknet